北冥有鱼

入巷间 吃汤面 笑看窗边飞雪

rps追星存文子博@北冥有鱼haon
weibo@北冥有鱼wwww
不混圈的自由人 写作只为自己开心✨
封面是我的世界上最好的男孩☽

感谢所有的温柔和喜欢♡

大家好,想问下大家,如果我出个迷你本本的话大家有兴趣吗?尺寸大概是《追光者》的一半,厚度应该相当,内容的话是第一本短篇集《恋爱循环》里所有没收录的短篇。因为尺寸的原因,相应的,价格也会很友好~

整体氛围偏暖偏甜,适合在冬天晚上做睡前读物的那种,小小一本可以直接捧在手里那样子。

如果有人有兴趣的话我就开始策划啦,想听听大家的意见。

好的 我出✊🏻

《追光者》二刷预售已开,关闭时间是10.20,一刷没买到的朋友可以买啦。

【现欧】星球坠落

♦︎毕业后设定

♦︎Summary:

小王子环绕星球旅行一圈,而他的玫瑰是起点也是终点。

在他的世界里,他终究又回到他身边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欧阳第一次真切地意识到自己想念高述,是在日本度过的第一个冬天。

他其实野蛮生长惯了,大学从南方跑到北方,毕业后直接出了国,能让他打心眼儿里挂念的人不太多。

而高述算得上其中排名相当靠前的一个。

十二月的东京很冷,窗户玻璃一哈气就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。那天他拎着白君妍寄给他的潮汕火锅底料和食材回了租住的屋子,火锅的香味在小小的四叠半空间里飘散开来,汤底咕噜噜地向上翻腾。他把食材哗啦啦下了锅,盯着它们在沸腾的红汤里浮沉翻滚。

那个瞬间,他突然意识到一点。

白君妍寄给他的火锅汤底是全辣的。

那个人不在他身边,于是他也没必要再迁就他吃鸳鸯锅了。

等他回过神儿来的时候,肉片已经浮在了汤面上,他手忙脚乱地把它们捞出来,蘸了香油碟子放进嘴里,烫得龇牙咧嘴的。

肉煮老了。

他一边嚼肉一边拿手机拍了张照片,然后打开微信,给置顶的那一位发了过去。

“羡慕吗?”

对方迟迟没回复,他这才想起来对方和自己有十一个小时的时差,此时此刻应该还没起床。

他突然莫名其妙地觉得有点儿泄气,把手机丢到旁边,自顾自埋下头去把剩下的肉吞进肚子里,末了才想起来锅里还煮着苕粉,赶忙抄起勺子去捞。

自然是没捞到的,煮了太久,全化在汤里了。

他拿着筷子盯着半浮不浮的豆腐发了几秒钟的呆,又鬼使神差地把手机拿了过来。

高述的头像自然没什么动静,倒是有新消息进来。

“寄给你的火锅底料收到没?”

“收到了,都煮上了。”

他噼里啪啦地打字过去,手指在屏幕上顿了顿,继续敲下去:

“老高不在,我一个人吃火锅都没什么意思。”

那边持续显示正在输入中,最终却只发过来短短的几个字:“和他说啊。”

“说什么啊?”

“说你想他。”

那天,他一个人坐在热腾腾的火锅旁,盯着手机屏幕上这短短的几个字,发了很久的呆。

 

东京的水族馆很大。

欧阳一大清早被他们汉化组的图源拉着出了门儿,踏进水族馆的瞬间差点昏迷过去。他艰难地在人群之间穿梭着:“所以说,到底有什么好看的,不如回家睡觉······”

下一秒,他止住了声音。

长长的海底隧道在他眼前铺陈开来,他慢慢踏上扶梯,荡漾开来的蓝色水光在他头顶上闪耀着,像是一个巨大的幻梦。

老高喜欢蓝色来着。

一只鳐鱼悠哉地向他游过来,趴在玻璃上与他对视。他望着它看起来像是在微笑的小嘴巴,突然觉得有点儿恍惚。

“好可爱诶。”

大二的时候,在高述搬出宿舍之前,他们曾经因为要完成选修课作业的缘故一起看过一个纪录片。那是他第一次记住鳐鱼这个名字。

“看起来可爱而已。”

“诶?”

“鳐鱼是凶猛的肉食性动物,微笑的嘴下面藏着的都是牙齿。”

他仰起头来,拿着手机对那只趴在玻璃上的鳐鱼“咔嚓”一下。

它就那么趴着,任由他拍照,看起来憨厚又乖巧。

欧阳动动手指,打开微信。

「图片」超凶.jpg

点击发送。

他笑起来,举着手机走到隧道尽头,然后回过头来。

漫天清澈耀眼的蓝闪烁在他的镜头里,像一个柔软的巨大的梦境。

 

欧阳觉得自己变得很奇怪。

他打小就习惯了一个人,已经很少感到孤独。可是自打他来到东京以后,心里总是觉得空落落的。

那天他放学回租住的房子,在路口等红绿灯。夕阳把街道染上一片昏黄,在川流不息的车流前,他突然想起毕业后的某一天。

那是他和高述的最后一次见面。

几场集体散伙饭七七八八地吃完了,刚刚走出校门的喧嚣终于逐渐岑寂下来。大家依次各奔东西,不过把个月的功夫,便成了只能在微信上说两句点个赞的关系。

南京那年的夏天格外的热,蝉鸣在树上此起彼伏的,声嘶力竭地做着夏末之前最后的合唱。欧阳也搞不清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,下定决心要在出国之前和高述单独出去一次不可。

就像是为了弥补某种缺憾。

虽然他并不能解释清楚他们之间究竟有什么缺憾可言。

于是他拎着行李去了南京。他俩只一起呆了一天,高述不乐意吃外面的东西,他喝鸭血粉丝汤倒是喝得很开心。

那也是这样的一个黄昏。

正是下班的时间,街头的人流熙熙攘攘,马路上的车灯闪烁着。他们站在红绿灯的路口等着过马路,他把手插在兜里,忽然听见高述说:

“以后就见不到了吧。”

他愣了一下,回过神儿来:“说什么呢!就坐几个小时飞机而已,想见随时都可以见到的好吗?”

那个人沉默着,良久,轻轻回了一声:

“嗯。”

欧阳突然觉得心往下坠了一下,空茫茫的,还有点儿无措。

就要分开了。

真的就要分开了。

交通灯闪烁了一下,高述迈开步子往前走。似乎是在疑惑欧阳为什么没有跟上来。

他转过头。

落日熔金,倦鸟归巢。

他就那么站在人来人往的十字路口,回过头来安静地看着他,身后是闪烁的红绿灯和来来往往的车流。

那几乎像是人生的某个隐喻,然而欧阳并没有来得及思考什么,就被过马路的人流裹挟着向前走去。

直到第二天高述登上了前往美国的飞机,欧阳依旧没想明白,他想弥补的所谓缺憾究竟是什么。

他好像错过了很多。

他好像一直在错过。

 

高述退出了手机上的天气预报。

东京的天气在十二月彻底的冷了下来,他不知道欧阳有没有加衣服,租的房子冷不冷。

他还记得上学的时候,天气一冷下来,小孩儿穿着个毛衣就敢往外跑。

“回来,穿衣服。”

“我错了爸爸。”

那些曾经似乎就发生在昨天,一幕幕还带着温度。仿佛前一秒北京的蝉鸣刚刚止息,一转眼他的肩膀上就已经落满了纽约的大雪。

他点开屏保。

一个巨大的玻璃幕墙前,男孩儿正揣着兜,和里面五彩斑斓的鱼对视。水光将他栗色的头发一根一根地染成蓝色,他的脸上还带着笑,眸光闪亮。

像是蔚蓝星球上的小王子。

“我根本都不知道图源什么时候拍的!等我回过神儿来的时候他已经拍完了,嘿这人·········”

“爸爸你觉得怎么样啊?我觉得我长得还是蛮俊俏的。”

是蛮俊俏的。

在他心里,是世界一等一的好看。

高述还没回过神儿,微信却突然响了起来。

没有别的人会给他打视频电话了,他的心跳都快了几拍,赶快开了灯煞有介事地坐在沙发上,又把镜头调了调角度。

这不是他第一次和欧阳打视频电话。他们平时都挺忙,而且按照欧阳的话来说,两个男人天天视频感觉好像有点儿奇怪,目前为止控制在了平均一周一次的稳定频率以内。

尽管他每天每小时每分每秒都想看到他。

高述没主动给欧阳打过电话,他俩约好了每周六晚固定的时间,时间一到欧阳的电话就打了过来。小孩儿在屏幕的那一头总是话很多,说话的时候眉飞色舞的,从街角便利店里的紫菜包饭一直说到秋叶原书店里内容奇怪的杂志,整个人都充满了快乐的因子,每回都看得他忍不住要勾起嘴角。

“请问您这样有什么用?”

“我怎么了?”

几天前,白君妍在微信那头飞快地打着字:“说好的减少联系,结果意思就是不主动给他打电话呀,让他主动就好了嘛。”

“………”

“你这样真的……还不如干脆说开了呢。”

“反正你也知道的,你根本放不下。”

屏幕亮起来,欧阳的脸出现在他面前。他似乎刚洗了个澡,头发还湿漉漉的,柔软地搭在前额上,看起来很乖。

“晚上好啊老高!我这边是早晨八点!”

“嗯,我刚吃完晚饭。”

“你吃的什么?我昨晚吃的豚骨拉面。”

“在学校吃的,牛排。”

对面切了一声:“腐朽的资本主义。”

他们俩对视着沉默了几秒钟,欧阳扒了扒湿漉漉的头发,开口:“老高,我生日要到了。”

“嗯,我知道。”

“你还真的记得啊?”欧阳看起来有点儿吃惊,眉毛都扬了起来。

他不可能不记得,他这辈子都记得。

二十多年前的12月初,灿烂的射手座降生在银河的心脏中间,在二十多年以后,照亮了漆黑一片的夏末八月。

“没事……我就是想,提醒你一下。”

那边的声音突然小下去,欧阳结结巴巴地说着,眼睛也没看他:“我也没想让你送我礼物什么的……”

“我就是……怕你忘了。”

 

他的头发还没擦干,冰冷的水滴掉在他的鼻尖上。

高述在那边沉默了,他看不清他的神色。过了一会儿,屏幕那头的人抬起头来望向他,眼神柔软:

“我不会忘的。”

“你在担心什么。”

直到现在,欧阳都记得那一天。

在那个冬雨绵绵的早晨,雨点哒哒敲在窗子上,大洋彼岸的另一端,他挂念的那个人坐在昏黄温暖的灯光里望着他,像是要把他的样子刻进自己心里。

于是,一切模糊都变得清晰,一切谜题都有了谜底。

心动是悄然抽芽的树,终于在某个时间节点,突然飞快地拔地而起,这个时候才意识到——

原来它巨大的根系早已于地下盘根错节,开花结果不过一瞬间的事。

——只要他还没离开,只要一切都还来得及。

 

“我想好了。”

“什么?”

他听见自己一字一句地开口:“我要生日礼物。”

 

12月5日,纽约下了一场大雪。

高述站在窗户前盯着手机屏幕发呆。生日快乐已经卡着日本12点发出去了,steam的新游戏也已经买好了,欧阳那边却迟迟没有动静。

“我要生日礼物。”

他愣了一下,还没来得及开口,欧阳就灿烂地笑起来:“你等着吧,到那天你就知道了。”

玻璃上结了一层冰霜,他在上面哈了哈气,用手指画了一个小太阳。

突然,门铃响了。

微信叮咚一声,进来一条新消息。

“老高,开门。”

不可能吧——

他的心疯狂地跳动起来。

 

门开的一瞬间,冷风带着飞旋的雪花灌进屋子。

他朝思暮想的人拖着行李箱站在他面前,肩上落满了纽约的雪,鼻尖冻得通红,脖子上还围着几年前他给他的藏蓝色围巾,眼里都是笑意。

“老高,祝我生日快乐。”

“还有——”

他的男孩一步步迈上台阶走到他面前,眼睛里满满的,都是他一个人的影子。

“我来拿我的礼物了。”

 

高述曾经一度觉得,欧阳是小王子,而他是那只被驯服的狐狸。

他不知道,在欧阳心里——

 

欧阳一步步走上台阶,望着高述的眼睛,那个人眼里只有他一个,一如之前的四年。

很久以前,高述曾经说,他像那个小王子,天真烂漫得让人嫉妒。

他问,那你像什么?

高述没回答。

老高,你知道吗?我在日本翻来覆去把小王子看了三遍,最终只弄清楚了一点。

你是不是以为,你是那只被驯服的狐狸?

那你就大错特错啦。

我来告诉你,对我来说你是什么。

你不是狐狸。

你是小王子的玫瑰。

我来拿我的礼物了。

我想要的礼物是你。

 

从南方到北方,从东京到纽约。

从日出到星落,从蝉鸣到大雪。

小王子环绕星球旅行一圈,而他的玫瑰是起点也是终点。

在他的世界里,他终究又回到他身边。

 

 ——END——

《追光者》本子&特典实物

iPhone前置摄像头无滤镜拍摄🙆🏻‍♀️

✨轰出同人本《追光者》本宣


💫刊物信息 

原作:我的英雄学院 

配对:轰焦冻X绿谷出久 

分级:全年龄 

规格:A5 

页数: 150P↑↓ 

售价:47RMB 

内容:已公开正文+4K字非公开番外 


💫STAFF 

作者:北冥有鱼 

封面: @鹿野原 

特典: @伊猫猫 

题字: @仓仓仓鼠 

校对: @临不苏 

排版/宣图: @沉砚。  

特别鸣谢: @北极缺钙 


💫预售信息 

预售时间:8月26日晚8:00——9月16日晚24:00 

代理:糖猫印品定制店 

💞本子终于上架啦,宣图里的时间稍有些问题,以上述文案的时间为准,也就是今晚八点开放预售!

大家可以戳第三张图扫描二维码进入,亦可复制评论里的链接(=゚ω゚)ノ(链接超容易被吞,所以还是尽可能走P3二维码)

谢谢所有STAFF,大家都辛苦啦!

谢谢喜欢这个故事的你们,祝阅读愉快,我们下个故事见💕 


http://m.tb.cn/h.34MDbqy 





【影日】失眠

*没头没尾的小甜饼
*情窦初开的影山视角
=================
影山飞雄睡眠质量一向很好,今晚却难得的失眠了。
这是他第一次和日向翔阳同床共枕。比赛日期临近,他们俩在下午一起讨论了一下战术,顺便练了练球,不知不觉就练到了天色擦黑。
“这么晚了……你干脆在我家睡,明天再回去好了。”
房间里漆黑一片,月光轻飘飘地从窗子落进来,窗檐下传来蛐蛐的叫声,此起彼伏的汇成一片合唱。
他盯着日向的脸,突然就有点儿生气。
凭什么我睡不着,你倒睡得这么踏实?
男孩面向他躺着,平日里吵闹到让他头痛的人在此时此刻看起来出奇的乖巧安静。影山看着看着就发了怔,目光从日向舒展开来的眉头一路滑过挺翘的小鼻子,最后落在微张的嘴唇上。
日向的睫毛居然挺长。
日向的嘴唇看起来很柔软。
影山被自己脑海中突然冒出来的念头吓了一跳,他猛地翻过身瞪着天花板,企图让发热的脑袋冷静下来。旁边的日向在枕头上蹭了蹭,嘴里叽里咕噜地嘟囔着什么。
“影山……”
影山屏住了呼吸,侧过耳朵。
“影山,传球……”
什么啊!
呆子日向!
他气得想锤床,又怕动作太大把日向吵醒,最后拳头轻轻落在床上,憋屈得要命。
影山不明白自己心里那点儿莫名其妙的沮丧是怎么回事,这感觉和他传球失败的沮丧有着微妙的不同,然而要让他说出其中的区别,他却又分不清楚了。
你想听到的是什么呢?
影山望着天花板无声地问自己,那答案呼之欲出,他隐隐约约地看见了它的影子,心跳如鼓。
下一秒,他的肚子“啪”地遭受了一掌重击,吓得他差点儿从床上弹起来。他以为日向醒了,转过头去,男孩闭着眼睡得很香甜,只是位置往他这边挪了挪,卷卷的头发被蹭得翘了起来,温热的呼吸就洒在他的颈窝里。
影山更睡不着了。
他定了定神把头扭回去,盯着日向搭在他肚子上的手发呆,等他回过神儿来的时候,他已经轻轻捉住了日向的手。
影山耳朵有点儿烫。
日向的手很好看。男孩整个人的骨架都不大,手腕也是细细的,手很小,小到可以被他的手完全包起来。
他也这么做了。
男孩手指尖因为触球练出的薄茧轻轻挠着他的掌心,让他心里痒痒的,还泛着点儿甜。
影山握着日向的手,转头去看他的脸。
日向比他大了整整半年,按年龄来说,他该叫日向一声哥哥。可是男孩此时就乖乖窝在他怀里,小小的一只,像只温顺的小犬,眉眼间尽是天真烂漫的稚气。
有橙子的香味儿从男孩松松垮垮的领口飘出来,他身上也有同样的香气,那是日向最喜欢的沐浴露的味道。
他看起来那么小,影山慢慢伸出胳膊,把人往自己怀里带了带。
日向靠在他的胸口蹭了蹭,搂着他的腰一如考拉搂着树,睡得很香。

等影山回过神儿来的时候,他已经在日向的嘴角落下了一个吻。
于是,一切模糊都变得明晰,一切谜题都有了答案。漫长时间里日复一日的心动终于化作奔腾不息的潮水,排山倒海地向他涌来。
太神奇了,影山从来没觉得自己内心这么柔软过。他一遍遍描摹着日向的脸,越看越觉得他哪里都好看。
“影山……”
影山没吭声,等着日向的下一句“传球”。
日向动了动嘴唇。
影山的眼睛摹地瞪大了。
世界如奶油蛋糕般塌陷。
日向在睡梦中说完了惊人的发言,丝毫不知道自己在当事人内心造成了多大的惊涛骇浪。他咂了咂嘴,往影山怀里拱了拱,嘴角带笑。
影山小声地骂了句“呆子日向”,耳朵根通红。

“影山……喜欢你……”

夜晚变成了一张巨大的捕梦网,他拥着他的男孩跌入柔软的云里,远处是会呼吸的金色月亮。


——END——

【轰出】《追光者》番外:情书·试阅

*情书——遇见你的第七年 

*非公开番外 完整版见《追光者》本子 预计于八月下旬开通预售


1、
当时的场景我记得清清楚楚。
你一边笑一边抚平我的头发:“怎么不去屋里睡?”
“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?”
你看起来一脸茫然:“什么日子?”
绿谷出久的确是会忙到忘记自己生日的人,我低下头来打开盒子,把戒指套到你的无名指上,亲了亲愣愣的你:“生日快乐。”
2、
明天又是周六,我很开心。我不仅要自己赖床,还要让你陪我一起赖床。反正你在我怀里,跑不掉的。
3、
你在厨房待了很久,迟迟没有出来,我也不敢进去,怕你一见到我又要发火。当然,你什么时候跟我发火都可以,我就是怕你气坏了身子,那就不好了。
绿谷,绿谷,别生气了好不好?
我惩罚自己一个月不许吃荞麦面。
4、
之前忘了和你说,酸奶我下班的时候买回来了,就放在冰箱的第二个格子里,是你最爱喝的芦荟黄桃。
你说没关系,顺道正好给我拎一瓶草莓牛奶回来,再拐到甜点屋买一盒芝士蛋挞当明天的早餐。
今天也好喜欢你啊。
5、
没错,婚戒就是要在这个时候起作用的,不要觉得你是在欺负女孩子,故意把婚戒露给她看是非常正确的做法。
6、
你值得最好的一切。
直到现在我都并不确定我是最好的那个人,但我愿意为了你变成最好的那一个。
7、
我时常感激上天,谢谢命运让我遇见你,谢谢你一直拉着我的手,不知不觉就晃过了七年。


绿谷出久是个书生,格外正直纯良,青楼戏馆这种地方,是从来都没去过的。然而某天终于到了发小爆豪胜己的弱冠之日,刚刚成年的发小强拉着他出了门:“走,陪老子出去开开眼界。”
“就去看一眼,又不做出格的事儿,你还怕那些小姑娘吃了你不成?”
可怜的绿谷书生急得眼泪都快下来了,仍旧没能敌得过打小练武的爆豪胜己,一路被拉到了镇子上最大的青楼“风月斋”。
他们进去的时候,大厅里正好不热闹。人们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好几圈,中间是高高的大红戏台。
“怎么回事儿?”爆豪碰了碰旁边的人。
“今儿个要推新的艺姬头牌,听说是个了不得的美人,大家伙都等着呢。”
绿谷书生被发小拽着袖子无处逃脱,正眼泪汪汪地四处张望,像只迷茫的小狗。
就这在时候,琵琶声起,人群中爆发出热烈的呐喊声。
他抬起头来,然后就怔了。
身着大红戏服的美人徐徐上了台,一步一生莲。颜色奇特的长发如瀑布般垂落,额头有枚梅花钿。她垂下眸子,异色的眼眸底波光浮动,转身之间裙摆翻飞似蝶。
似烈焰焚天,又如三月吹雪。
当的是倾国倾城。
小书生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,一时间竟痴了。回过神儿来又觉得羞愧难当,觉得自己这样的凡夫俗子,看她一眼都怕是亵渎。
他抬起头来,刚好对上她的眼睛。
恍惚间,他以为自己看到的是西岭山尖上未化的雪。
曲散了,美人下了台,身影掩于重重红纱之后,看客们不禁纷纷发出意犹未尽的叹惋声。
发小不知道什么时候和他走散了,绿谷书生只得一个人失魂落魄地向外走去。他打算抄近路回家,不知不觉走到了青楼的后门。
突然,他听见一阵不大不小的争执声。抬头望去,只见青楼老板模样的人正对着另一人破口大骂,被骂的赫然就是方才台上的美人。
“你少给我傲,来了这地方还装什么清高?不给老子赚足了银子想赎身,门儿都没有!”
美人的脸上没什么表情,她紧紧抿着嘴,一言不发。
老板骂完了,气冲冲地进了屋,只剩她一个人靠在墙上低着脑袋。
绿谷出久不知道怎么的,脑子一热,做了他这辈子以来最出格的一件事儿。
他三步并作两步上去,跑到她的面前,大声说:“姑娘莫急,待小生金榜题名,定会来为你赎身!”
小书生说完了不得的宣言,抬起头来,然后就愣住了。
这美人居然比他还要高了一头。
而且,为什么她脸上丝毫不见方才的沉郁神色,只是定定地望着他,眼底还带笑?
以及……
离近了才发现……
美人,好像,有喉结啊?

轰焦冻是个捕快。
确切地说,是捕快头头。
他爹是朝廷命官,私底下生意做得也不少。当官的嘛,少不了消息来源。说来你可能不信,青楼,是江湖上消息传播最快捷也最全面的地方之一。
人陷在温柔乡里,什么掏心掏肺的话都说得出口。
轰炎司当然不能自个儿明目张胆地开青楼,于是他把风月斋名号挂在了他的小儿子名下。
换句话说,轰焦冻是风月斋的少东家。
少东家是名震江湖的捕头,一提轰焦冻的名号,就算是道上最顶尖的人物也得给三分面子。然而他从未以真面目示人,毕竟他身上特征太多,包括头发和眼瞳奇特的颜色,以及眼周那一块疤痕。
为了低调行事,轰捕头日常出任务不得不戴黑色的假发和眼罩。
说来好笑,今天在台上作为艺姬头牌亮相的那几分钟,是他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露出真面目。
当然,脸上的疤还是以妆容遮住了。
轰焦冻最近遇上了个无比棘手的对手。对方简直像只狡猾的兔子,几次三番地从他手下逃脱。
这人唯一的弱点是好美色,而且还喜欢把美人往家领。他身边跟了好几个美人,都是从青楼赎来的。
前些日子他从风月斋收到消息,此匪已订好了今日的房间。上一次他在别处青楼留宿,轰焦冻差点儿就抓住了他,最后居然还是被人给逃了。这次他决定换一种方法。
既然你喜欢美色,不如把我赎回家得了。
他上台的时候,看见了一个小孩儿。之所以能在泱泱众人中看到他,是因为这小孩儿眼神和别人不一样。
太干净了,像被雪洗过的翠竹。
一看就是小书生,来青楼做什么?
他觉得有点好笑。
事情很顺利地按计划进行,他下了台,故意到后门挨老板的骂。老板嘴上气势如虹,满头是汗。
少东家,您让我骂的,可别克扣我的工钱……
一切尘埃落定,他靠在墙上,等着目标任务来为他赎身。他知道那匪徒就在墙角看着,他几乎能听见他脚步过来的声音。轰焦冻的全身肌肉都绷紧了,像即将一跃而起的猎豹。
下一秒,那一头绿发的小书生却突然出现在他眼前。
“姑娘莫急,待小生金榜题名,定会来为你赎身!”
他愣了。
小孩眼里闪着坚定的光,脸上还有小小的雀斑,看起来很稚气。
轰焦冻侧耳听见目标逃跑的声音,忍不住被气笑了。
他抬起头来望着小书生,刚要开口回绝,就听见小孩儿惊愕的声音:“您……不是姑娘……?”
“是啊,我是男人。”

“方才小先生说,要为我赎身?”

写追光者的BGM歌单
红底是网易云 白底是QQ音乐

大家晚上好!
追光者的本子已经在筹备中了 出本时间估计是在八月末或九月初的样子 封面和特典都很幸运地邀请到了我非常喜欢的神仙太太(//∇//)
然后关于番外 会收录1-2篇在本子里 由于是非公开性质的 不会发布到平台上 也希望大家能够理解(合掌)届时会放出片段以供试阅!


作为短篇选手 这次能够完成长篇的写作 离不开大家的喜爱和支持 你们的每一条评论我都有认真看 每一个小红心和小蓝手我都有好好地记在心里 并把它们当做我前进的动力
很开心能和大家分享这个故事 希望追光者能像它的名字一样给大家带来些许的光和温暖
最后 感谢大家一路陪伴 不管是从第一篇追到最后一篇的朋友 亦或是中途入坑的朋友 你们都是我的宝物!
谢谢大家 我们下个故事再见✨

P.S.谁敢信这几万字完全没有大纲呢 完全是写完这章没下章呢 完全是随心所欲的产物呢!!我真厉害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