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冥有鱼

勿忘初心

努力成长中
微博@北冥有鱼wwww

【轰出】一个非正式本宣💕

*目前已经完稿啦 后续工作会在十一月初正式开工^ ^

*本子里除了收录目前已发布的所有轰出短篇外,还会额外收录一篇非公开的6k字短篇《初次拥抱》,是关于“居于市井的吸血鬼轰&刚刚搬来的人类邻居久”的故事。

*画手神仙们已经约好啦,以下是传送门。

封面by醋太

G图by 朝朝

           少女

特典by少女


以下是《初次拥抱》的试阅片段


***

那天是一个周六的下午,轰焦冻从外面买东西回来,走到楼梯转角的时候,一股无比甜美的气息忽然以不可阻挡的气势钻进他的鼻子里。

猎食者的本能让他险些循着气味就这么冲出去,然而他还是凭借强大的自制力让自己停在了原地。那气味就在不远处飘荡,像是无知无觉的青涩苹果引诱着亚当。

轰紧紧捏着手里的袋子,手指节用力到发白。

他悄悄从墙角探出头去。
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,大家都在家午睡,小区的街上没什么人,于是那辆搬家公司的卡车就显得格外醒目。绿发男孩抱着大纸箱子从车上下来,哼着歌儿一路走进了轰所居住的那栋楼。那张看起来很稚嫩的圆脸上挂着笑,阳光照在他蓬松的发尖上,整个人像是在发光。

轰贴在墙上,手指微微颤抖。


***

周末的时候咖啡馆会很忙,很多时候他只是趴在吧台上看着轰做咖啡拉花,青年低眉的样子专注而沉静,暖色的光洒下来,整个人都沐浴在柔和的光晕里。

有一天他看着看着就睡着了,醒过来时咖啡馆里已经空无一人,他的手边放着一小杯冒着热气的奶茶,身上盖着毛绒绒的毯子,而轰坐在他旁边看书。

绿谷突然不想起来了,他只是趴在桌子上,悄悄地睁开眼睛望着身边的人。

咖啡馆里放着很轻柔的歌。

“Wanna touch you.”

绿谷眨了眨眼睛,望着轰的侧脸发呆。

“Wanna make you feel like——”

他垂下眼睛,看着热气袅袅地从奶茶杯里升上来。

“you are the only one for me.”


***

再比如,他没见过轰焦冻睡觉,连普通人会有的困倦都完全不曾有过。咖啡馆人多的时候,他会趴在吧台上睡觉,醒过来的时候轰总是在旁边等他。有一次,他醒过来时指针已经指向了凌晨一点,轰在旁边看着书,脸上毫无疲色。

还有一件奇怪的事。

他去轰家去过很多次,只要他提及一点在厨房里做饭的想法,轰就会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把他拐到楼下咖啡馆去吃东西,导致他到现在还没进过轰家的厨房。

后来再去的时候,他发现厨房门被锁上了。

那扇门永远是关着的,仿佛后面藏了什么怪兽,只能留在黑暗之中,见不得光。


***

他听得见浴室里传来的水声,那香气裹挟着热腾腾的水雾氤氲而出,一点点填满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。他能想象水流滑过青年的脖颈,脖颈下是跳动着的滚烫而甜美的生机。他想象着绿谷仰起头来,他凑上去吻他,用牙齿刺穿他的脖颈。

“轰君,我洗完啦,谢谢!”

香气混合着水汽汹涌地蒸腾而出,他感觉大脑一片空白,捕猎的本能疯狂地在血管中奔腾,犬齿在刹那间变得尖锐。

轰抬起头来。

他的猎物正站在门口,穿着睡衣,毫无设防地看着他,眼神单纯。

像一头天真乖巧的、任他宰割的小鹿。

 


你说:
“这种人索性消失了才好。”
“麻烦,棘手,任性。”
“只有幼稚、拙劣、轻率的想法。”
“明明愚蠢迟钝,什么都做不到。”
“却吵吵闹闹地缠上来……”
“也不管会不会给我造成烦恼,就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我。”
“最讨厌他了。”

但你还是告诉了钻石拯救磷的办法。
钻石离开,你低下头,指尖的水银幻化成磷的模样。
因为曾经有所期待,所以才会说“期待落空。”
你望着指尖的那个小人,低声说“再等等也无妨”。

他以不可阻挡的气势闯入你的世界,带着莽撞却真实的希望、温暖和漫天星光。

最讨厌他了。
最喜欢他了。
遇见他的时候——

所有星星都落到你头上。

收到吧唧啦!太好看了我暴哭(⑉꒦ິ^꒦ິ⑉)
谢谢猹猹!!@我是个坏人 
以后也要一直轰出百年好合❤️
以及给大家安利这个tag,里面都是轰出纯食粮喔~真心希望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进来!
再次表白猹猹!辛苦啦!✨

虽然已经在微博上暴哭表白过了但最终决定还是来这里也炫一波!
是茶茶@秋芝士🍧 寄给我的礼物!她无敌好!!(⑉꒦ິ^꒦ິ⑉)

【轰出】恋爱联觉症(全)

*本来是轰出日的贺文,拖到现在才发完全稿(土下座
*设定来源于英国一个帖子:有位小哥患上了词汇味觉联觉症——当他叫出不同的名字时,嘴里会品尝出不同的味道,比如Alice就是糖果味儿的。
*Summary:某天,绿谷出久中了奇怪的个性,当他念出别人的名字时,嘴里会品尝出不同的味道。
别人的味道都是苦涩的,唯有“轰焦冻”是……
*看过上篇的宝宝们可自行下拉
 
 

周六的傍晚,引子在家做饭的时候发现缺了调料,于是绿谷拿上钱包出了门。
当时他正准备过马路,旁边站了个小姑娘。一辆自行车忽然冲了过来,绿谷手忙脚乱地把小姑娘拉到一边,车主停下来慌慌张张地道歉,小姑娘缩在绿谷怀里,似乎受到了很大惊吓。
绿谷原以为这件事只不过是一个小插曲,踏进家门后他就把这事儿抛到了脑后。
直到第二天早上,他像往常一样背着书包迈进教室,在碰见丽日御茶子的时候打了个招呼。
“小久,早上好啊。”
“早上好,丽日同学。”
舌尖突然泛起一阵苦涩,像是嚼了一小片苦瓜。
绿谷愣了愣,皱起眉头。
“小久,怎么了吗?你好像很不舒服……”丽日担忧地看着他。
绿谷刚想回答“我没事”,就看见饭田在教室那边向他挥挥手:“绿谷,昨天晚上的英语作业我有点问题,你能不能过来教教我?”
“好的,饭田君!”
话音刚落,绿谷就忍不住小小地吸了一口气,从书包里掏出水杯来咕咚咕咚地灌了几口下去。
那苦意并不浓烈,却没有被水冲淡,而是又过了几秒钟才慢慢消散。
整个早晨绿谷几乎都是在这种恼人的苦涩中度过的,和他说早安的人很多,于是在回应之时,每叫一个名字,他的舌尖都会泛起淡淡的苦味。
……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“绿谷,早安。”
“啊,早安轰同学!”
话音刚落的一瞬间,甜美的味道突然在舌尖绽放开来。

轰早晨进教室的时候,一眼就看见绿谷正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收拾东西。男孩人缘很好,身边的“早安”接连不断地响起。
轰本来也想过去打个招呼,脚刚迈出去又缩了回来。
他想要单独和绿谷说早安,不想让自己的声音湮没在那么多声音里。
等到绿谷身边的人散去时,轰清楚地看见,男孩正皱着眉头,看起来很困扰的样子。
怎么了?
他慢慢走过去:“绿谷,早安。”
男孩回过神来,向他露出一个笑容。
“啊,早安轰同学!”
紧接着绿谷的眼睛瞪大了,他望着轰,张了张口却没说出话来。
不知道为什么,轰心里竟然有点儿紧张,他站在原地没敢动,忐忑地等着绿谷开口。
“轰同学……”
那双碧绿的眼睛里有光芒闪烁。
“是草莓味的。”
 
“……我后来想了想,我的味觉失常就是在那件事发生之后。也许那个小女孩还不能很好控制自己,受到惊吓后下意识地向我发动了个性…….”
“所以,你叫其他人的名字时,嘴里都会觉得苦,唯独叫’轰同学’时是甜的?”
“是的。”绿谷向治愈女郎点点头,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,“确切地说……是草莓味的。”
治愈女郎盯着他,突然露出一个了然的微笑来,不知道为什么,绿谷总觉得那笑容里带了几分温柔的调侃意味。
“年轻人的恋爱真是美好呢。”
“诶?”绿谷愣了愣。
“个性的名字叫’恋爱联觉症’。被个性击中后,当你叫出不同的名字时,嘴里会品尝出不同的味道。需要注意的是…….”
绿谷的心砰砰地跳起来。
“除了喜欢的人之外,其他人的味道都是苦涩的。”
“只有他,是甜的。”
 
绿谷躺在床上盯着手机。
“治愈女郎说什么?”from【轰同学】
他默默把手机放到一边,仰面望着天花板发呆。
本来,下午放学后,轰焦冻执意要陪他一起去校医室检查,却因为家里有事不得不立刻离开,临走前还严肃地叮嘱他等结果出来以后务必立刻告知。
绿谷忍不住用手挡住发烫的脸,有暖色的灯光从指缝间落下来,朦朦胧胧的一片。
“只有他,是甜的。”
在这句话之前,他从来没有意识到,他对于轰焦冻抱有怎样的感情。
他想起几天前的那个黄昏。
那天放学后他被欧鲁麦特叫去日常谈话,回去以后教室几乎已经空了,只剩下一个人还趴在桌子上睡觉。
轰焦冻把脑袋枕在手臂上,额前的碎发散落,眉眼平和,看起来很安静。
漫天瑰丽的晚霞在他背后铺陈开来。
那一瞬间绿谷恍了神,他下意识地伸出手去触碰那个人的脸。在即将触上时,轰动了动,睁开了眼睛。
那双异色的眼眸里还带着懵懂的睡意,褪去了平日的清冷,看起来甚至有几分乖巧的稚气。
那个人就这么柔软地看着他,轻声说——
“我在等你回家。”
可能是从那一天开始,又或许是更久之前。
绿谷会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立刻发现轰的身影,会望着他在阳光下闪光的发尖发呆,会因为每天早晨能和他说早安而高兴,会在刚刚放学后就开始期待明天的见面。
会在他趴在桌上睡觉时,想要悄悄碰一碰他的脸。
………喜欢?
手机铃声正在身边欢快地响着,来电显示【轰同学】。
他拿起手机,摸了摸发烫的耳朵,按下接听键。
………喜欢。

轰把短信发过去后就开始盯着手机看,那边很快显示了“已读”,却迟迟没有回复。
他等了两分钟,最终还是没抑制住自己的担忧,直接把电话拨了过去。铃声响了几下,很快就被接了起来。
“绿谷,没事吧?”
“没事没事,让轰君担心了。”
轰握着手机站到阳台上,听着那边的人和他讲述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“联觉症?”
“嗯,会随机挑选一个人,这个人的名字是甜的,其他人都是苦的……”
“那有什么解决办法吗?”
“解、解决办法?”
绿谷突然开始结巴,听起来好像有点儿紧张。
他耐心地等待着。
“啊,那个,治愈女郎说她要再去查一查,过一阵子才会给我回复,所、所以,我也不是很清楚……”
“那到时候,把解决办法告诉我。”
那边的人沉默了,一阵小小的轻柔的呼吸声从话筒另一段传过来,轰忍不住把手机握得紧了些,感受着那呼吸声贴着他的耳朵。
有点儿烫。
他抬起头来。夜色如水,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的,像是要告诉他什么秘密。
“……好。”
他听见绿谷这样说,声音平静,却好像带了一点点不明显的颤抖。
几个小时之前的校医室里。
“那这个个性有什么解决办法吗?”
“有啊,解决了之后,苦味自然会消失。”
“…….我该怎么做?”
“很简单。”治愈女郎看着他,语气平和温柔,“获得暗恋之人的表白。”
 
绿谷自暴自弃地把手机丢到一边,捂住眼睛。
他想象了一下轰对着他说“我喜欢你”的场景,只觉得脸颊的热度蹭蹭往上窜,紧接着又突然沮丧起来。
自己大概是要做好苦上一辈子的准备了,他望着窗外的星星,默默想到。
毕竟,“轰同学喜欢自己”什么的…….
 
怎么可能呢。


轰焦冻的座位在教室后面,按理说,每天早晨他从后门进比较方便。
还差几分钟打响上课铃,少年背着书包直接略过后门,从前门进入教室,再假装平常地跨过讲台经过前面绿谷出久的座位:“绿谷,早安。”
“啊,轰同学,早、早安……”
绿谷似乎正在发呆,看见他的时候像只受惊的小兔子似的在座位上弹了一下。
上课铃打响了,轰回到自己的座位,盯着绿谷的后脑勺皱起眉头。
 
绿谷出久最近在躲他,这个事实让轰焦冻觉得有点儿难受。
以前,不管是在走廊上还是在训练场,只要和绿谷打招呼,男孩都会快活地有所回应。可是现在,在他还未来得及开口之前,绿谷的眼神就飞速躲开了,几乎是逃跑般地从他身边走过,就像是…….讨厌他似的。
小雨淅淅沥沥地下了几天,轰的心情愈发郁闷起来。
想直接冲到绿谷面前去问,却又找不到任何理由。
从小到大,面对种种困难,不管是学习上的困难也好,安德瓦的严酷训练也罢,他总能想办法一一解决。轰焦冻一向是个直来直往的人,遇到障碍就清除,不会左思右想磨磨蹭蹭。
可在绿谷面前,他却只能停下脚步,小心翼翼地打转。
今天的天空终于放了晴,下午的训练场热闹非凡。轰站在训练场的边缘,目光越过攒动的人流,直到定格某个人的所在之处。男孩正和身边的人说着话,姿态放松而自然。阳光照在他墨绿色的发尖上,像是一把小刷子,一丝一丝地刷出金色的丝线。
他看着男孩在人群中笑,不经意地转过头来,直接对上他的眼。然后那双碧绿的眼睛瞪大了,又慌慌张张地移开。
一阵风吹过,花瓣洋洋洒洒地从树上飘下来,落满了他的肩头。
他没去理会,只是远远地望着那个人发呆。
能怎么办呢。
……喜欢他,喜欢得不得了。
轰靠在树上,轻轻晃了晃脑袋,沮丧地望着花瓣打着旋儿飞落。
于是,他没看见绿谷偷偷瞥过来的眼神,还有男孩隐在头发里的红透了的耳朵根。
 
今天的值日表上写的是他和丽日的名字。
放学铃已经打响,教室里的人三三两两地背着书包散去。绿谷打了盆水放在讲台边,默默地想:不管怎么样,只要不是他和轰一起值日就好。
“丽日,能不能把抹布递给我一下?”
嘴里刹那间泛起一阵苦涩,他自暴自弃地没去理会它。
“啊,好的。对啦小久——”
女孩把抹布递过来,双手合十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:“今天家里有急事,所以我和轰同学的日期对调了一下。”
“诶?”
绿谷拿着抹布愣在了原地,呆呆地看着女孩利落地背好书包踏出教室,临走之前不忘向他挥挥手:“那明天见啦!”
绿谷张了张口,慢慢转过头去。
轰焦冻正站在教室后面,安静地看着他。
夕阳西照,漫天云卷云舒。
光影明灭之间,他看不清他的表情。

轰抬头的时候刚好看见绿谷正点起脚来擦黑板的顶部,男孩努力地伸长手臂,却无论如何都够不到顶。
他放下拖把走过去,从绿谷手里拿过抹布擦起黑板来:“我来吧。”
“啊,谢、谢谢轰同学!”
事实上,轰现在紧张得不行。
绿谷比他矮了一个头,现在他左手扶着黑板,右手摁着抹布,那样子就像……
他从背后,把绿谷抱在怀里似的。
他忍不住又把手臂悄悄收紧了一点,却又生怕碰到男孩让他发现。

一时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,绿谷低下头来,默默收拾板槽里的粉笔。
他正拼命祈祷着自己的耳朵千万不要变红,突然感觉背后的人靠得近了一点,然后弯下身来,温热的呼吸几乎就洒落在他的颈侧。
绿谷忍不住缩了缩脖子,深吸了一口气:“轰同学?”
在弥漫开来的甜美的草莓味里,他听见身后的人轻声说——
“绿谷,为什么要躲我?”
绿谷手里的粉笔掉在了地上,他慌里慌张地蹲下身想把他们捡起来,却没想到轰也跟着蹲了下来。
绿谷没敢应声,只是低下头去自顾自地捡着粉笔,轰却直接伸出手来握住了他的手腕。
太阳渐渐沉了下去,窗外是一片玫瑰色的云海。他们蹲在狭小的讲台后,而外面空无一人。
绿谷抬起头来,看见那双异色的眼眸里暮色涌动,手腕被握住的那一小块皮肤烫得惊人。
他张了张口。
“不躲了……”
他感受着轰握住自己手腕的力道又大了一点点,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,面前的人眼睛里几乎带了点儿渴求。
他深吸一口气。
“不躲了。”


“如果再不解决的话,苦味会随着时间的延长日益加重的,这样也没关系吗?”
“话是这么说,可是轰同学又不喜欢我,怎么可能告白……”绿谷苦笑着摸了摸鼻子。
治愈女郎叹了口气,转眼换上一副凶巴巴的表情:“你们这些年轻人,一个个胆子怎么比我这个老太婆还小?”
“明明现在就应该是大胆谈恋爱的年纪,一个个的缩在这里,像什么样子!”
“好了好了,给我出去,找到你的轰焦冻,跟他问个明白,别再来烦我了。”精神矍铄的老奶奶摆出一副逐客的姿态转过身去。
“他、他不是我的……”绿谷面红耳赤地想要辩解,却直接被推出了门外。
夏日蝉鸣声声,午后阳光照眼。
他走下台阶,一路穿过走廊回到教学楼。安静逐渐退去,笑闹声开始逐渐灌入耳朵里。
他推开门。
一片热闹中,独自坐在座位上的轰像是感应到了什么,向他转过头来。
是不是不管有多少人,不管我在哪里,你都能……
第一时间看见我?
……为什么呢?
绿谷站在门口,心突然砰砰地跳起来。

隔壁的普通科又出了一对小情侣,A班哗然,并纷纷开始寻找他们班内消化的可能性。
时间很晚了,绿谷躺在床上只开着盏小夜灯,认真地盯着手机屏幕。
他正在和轰焦冻聊白天刚刚爆出来的那对小情侣——说起来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们俩每天晚上都会聊一阵子——他从来不知道轰对于这些事情居然也是感兴趣的。
手机震动了一下,他低下头去看。
【那,绿谷想谈恋爱吗?】from轰同学
绿谷手一抖,手机掉下来砸到了他的脸。他忍着痛飞快地坐起来,捧着手机愣愣地盯着屏幕。
……什么意思?
他小心翼翼地敲敲打打:【目前还没什么想法,反正也没人跟我告白啦】按下发送键之前,他顿了一下,还是在后面加了一个笑脸符号。
那边立刻有了回复。
【绿谷】
【嗯?】
对方沉默了几秒。

【我和你告白吧。】from轰同学

他捧着手机坐在床上。
心跳快得像是要爆炸,他打字的手指都在颤抖。
【等等等等一下!!!】
他连打三个感叹号,抬起头来看着天花板,吸了一口气。
那边很乖地等待着。
【好了】
对方似乎是在打字,绿谷窝在床上捧着手机,突然觉得心里有点底气不足。
千万别是开什么玩笑……
求你了。
【绿谷,我想了又想,最后还是决定说出来】
【你能到阳台上来一下吗?】
绿谷愣了愣,飞快地跳下床,握着手机冲到阳台上。
他低下头,看见轰正举着手机放在耳边,抬起头来看向他,眼神温柔。
手机铃声欢快地响起来。
“……喂?”
绿谷觉得自己的声音有点儿抖。
夜风吹过,树影婆娑之中,轰望着他,他看见那个人张开嘴,他的声音就贴着自己的耳朵熨贴着淌过。

“我喜欢你。”
“非常,非常喜欢。”

一瞬间,最甜美的草莓味在舌尖如烟花般爆炸开来,每一颗味蕾都快乐得像在参加盛宴。而后它如潮水般缓缓褪去,最后消失不见,只留一点点若隐若现的甜在唇齿间缠绵。
绿谷冲电话里喊了句“等等我”,然后冲回房间,打开屋门跑下了楼,路上还差点被台阶绊了一跤。
轰焦冻就站在门口的树下。
绿谷见到他时反而不想跑了,他放慢脚步,慢慢地走过去,看着两人之间一点点越挨越近。
直到只剩一个脚尖的距离。
他鼓起勇气抬起头来,看着轰的脸。

“我也喜欢你。”

“非常非常喜欢。”

那个人的眼睛里浮起了笑意,然后轻轻地说——

“那我们,算是开始交往了吧。”

草莓味还在齿间未散。



——END——

高中时喜欢到现在的男生
在他十九岁生日的今天
和我表白了
“喜欢你,超级喜欢。”
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我除了傻笑以外什么都不会做了
超级开心的一个晚上
愿所有人做个甜甜的好梦

从今天起 我是个有男朋友的人啦!

那个……大家好啊!
我确定要出本啦,本子里会收录至今为止所有完结轰出短篇和一些非公开的文。
现在在非公开的文里,我自己有意向写相性一百问/人鱼paro/万圣节paro。想来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,有什么其他想看的也可以告诉我,我会适当进行参考的(*ˊᵕˋ*)੭ ੈ♥︎

好喜欢小发夹和耳钉的细节✨
久久太可爱了,轰轰的眼神温柔得像水💕
谢谢夏夏呜呜呜呜 真心太好看啦!(๑˃̵ᴗ˂̵)و

Nazusa-夏纱🍹:

"I wanna start some rumors with you.♪"
"l'm not mad if tonight it comes true.♪"

歌词来自Rumors-Jack Miller

演艺圈pa双向暗恋,梗源 @北冥有鱼 的《流言蜚语》,非常可爱的文!鱼鱼的轰出全都很好吃q安利给大家

电脑突然爆卡(…)等它好了上去搞个文链

(˘̩̩̩ε˘̩ƪ)虽然我没画出感觉,本来是想往帅气和潮的感觉画ummm…要是不嫌弃就好了!

【轰出】恋爱联觉症(上)

*轰出日快乐✨
*设定来源于英国一个帖子:有位小哥患上了词汇味觉联觉症——当他叫出不同的名字时,嘴里会品尝出不同的味道,比如Alice就是糖果味儿的。
*Summary:某天,绿谷出久意外中了奇怪的个性,当他念出别人的名字时,嘴里会品尝到不同的味道。
其他人的名字都是苦涩的,唯有“轰焦冻”是………



周六的傍晚,引子在家做饭的时候发现缺了调料,于是绿谷拿上钱包出了门。
当时他正准备过马路,旁边站了个小姑娘。一辆自行车忽然冲了过来,绿谷手忙脚乱地把小姑娘拉到一边,车主停下来慌慌张张地道歉,小姑娘缩在绿谷怀里,似乎受到了很大惊吓。
绿谷原以为这件事只不过是一个小插曲,踏进家门后他就把这事儿抛到了脑后。
直到第二天早上,他像往常一样背着书包迈进教室,在碰见丽日御茶子的时候打了个招呼。
“小久,早上好啊。”
“早上好,丽日同学。”
舌尖突然泛起一阵苦涩,像是嚼了一小片苦瓜。
绿谷愣了愣,皱起眉头。
“小久,怎么了吗?你好像很不舒服……”丽日担忧地看着他。
绿谷刚想回答“我没事”,就看见饭田在教室那边向他挥挥手:“绿谷,昨天晚上的英语作业我有点问题,你能不能过来教教我?”
“好的,饭田君!”
话音刚落,绿谷就忍不住小小地吸了一口气,从书包里掏出水杯来咕咚咕咚地灌了几口下去。
那苦意并不浓烈,却没有被水冲淡,而是又过了几秒钟才慢慢消散。
整个早晨绿谷几乎都是在这种恼人的苦涩中度过的,和他说早安的人很多,于是在回应之时,每叫一个名字,他的舌尖都会泛起淡淡的苦味。
……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“绿谷,早安。”
“啊,早安轰同学!”
话音刚落的一瞬间,甜美的味道突然在舌尖绽放开来。

轰早晨进教室的时候,一眼就看见绿谷正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收拾东西。男孩人缘很好,身边的“早安”接连不断地响起。
轰本来也想过去打个招呼,脚刚迈出去又缩了回来。
他想要单独和绿谷说早安,不想让自己的声音湮没在那么多声音里。
等到绿谷身边的人散去时,轰清楚地看见,男孩正皱着眉头,看起来很困扰的样子。
怎么了?
他慢慢走过去:“绿谷,早安。”
男孩回过神来,向他露出一个笑容。
“啊,早安轰同学!”
紧接着绿谷的眼睛瞪大了,他望着轰,张了张口却没说出话来。
不知道为什么,轰心里竟然有点儿紧张,他站在原地没敢动,忐忑地等着绿谷开口。
“轰同学……”
那双碧绿的眼睛里有光芒闪烁。
“是草莓味的。”
 
“……我后来想了想,我的味觉失常就是在那件事发生之后。也许那个小女孩还不能很好控制自己,受到惊吓后下意识地向我发动了个性…….”
“所以,你叫其他人的名字时,嘴里都会觉得苦,唯独叫’轰同学’时是甜的?”
“是的。”绿谷向治愈女郎点点头,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,“确切地说……是草莓味的。”
治愈女郎盯着他,突然露出一个了然的微笑来,不知道为什么,绿谷总觉得那笑容里带了几分温柔的调侃意味。
“年轻人的恋爱真是美好呢。”
“诶?”绿谷愣了愣。
“个性的名字叫’恋爱联觉症’。被个性击中后,当你叫出不同的名字时,嘴里会品尝出不同的味道。需要注意的是…….”
绿谷的心砰砰地跳起来。
“除了喜欢的人之外,其他人的味道都是苦涩的。”
“只有他,是甜的。”
 
绿谷躺在床上盯着手机。
“治愈女郎说什么?”from【轰同学】
他默默把手机放到一边,仰面望着天花板发呆。
本来,下午放学后,轰焦冻执意要陪他一起去校医室检查,却因为家里有事不得不立刻离开,临走前还严肃地叮嘱他等结果出来以后务必立刻告知。
绿谷忍不住用手挡住发烫的脸,有暖色的灯光从指缝间落下来,朦朦胧胧的一片。
“只有他,是甜的。”
在这句话之前,他从来没有意识到,他对于轰焦冻抱有怎样的感情。
他想起几天前的那个黄昏。
那天放学后他被欧鲁麦特叫去日常谈话,回去以后教室几乎已经空了,只剩下一个人还趴在桌子上睡觉。
轰焦冻把脑袋枕在手臂上,额前的碎发散落,眉眼平和,看起来很安静。
漫天瑰丽的晚霞在他背后铺陈开来。
那一瞬间绿谷恍了神,他下意识地伸出手去触碰那个人的脸。在即将触上时,轰动了动,睁开了眼睛。
那双异色的眼眸里还带着懵懂的睡意,褪去了平日的清冷,看起来甚至有几分乖巧的稚气。
那个人就这么柔软地看着他,轻声说——
“我在等你回家。”
可能是从那一天开始,又或许是更久之前。
绿谷会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立刻发现轰的身影,会望着他在阳光下闪光的发尖发呆,会因为每天早晨能和他说早安而高兴,会在刚刚放学后就开始期待明天的见面。
会在他趴在桌上睡觉时,想要悄悄碰一碰他的脸。
………喜欢?
手机铃声正在身边欢快地响着,来电显示【轰同学】。
他拿起手机,摸了摸发烫的耳朵,按下接听键。
………喜欢。

轰把短信发过去后就开始盯着手机看,那边很快显示了“已读”,却迟迟没有回复。
他等了两分钟,最终还是没抑制住自己的担忧,直接把电话拨了过去。铃声响了几下,很快就被接了起来。
“绿谷,没事吧?”
“没事没事,让轰君担心了。”
轰握着手机站到阳台上,听着那边的人和他讲述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“联觉症?”
“嗯,会随机挑选一个人,这个人的名字是甜的,其他人都是苦的……”
“那有什么解决办法吗?”
“解、解决办法?”
绿谷突然开始结巴,听起来好像有点儿紧张。
他耐心地等待着。
“啊,那个,治愈女郎说她要再去查一查,过一阵子才会给我回复,所、所以,我也不是很清楚……”
“那到时候,把解决办法告诉我。”
那边的人沉默了,一阵小小的轻柔的呼吸声从话筒另一段传过来,轰忍不住把手机握得紧了些,感受着那呼吸声贴着他的耳朵。
有点儿烫。
他抬起头来。夜色如水,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的,像是要告诉他什么秘密。
“……好。”
他听见绿谷这样说,声音平静,却好像带了一点点不明显的颤抖。

几个小时之前的校医室里。
“那这个个性有什么解决办法吗?”
“有啊,解决了之后,苦味自然会消失。”
“…….我该怎么做?”
“很简单。”治愈女郎看着他,语气平和温柔,“获得暗恋之人的表白。”
 
绿谷自暴自弃地把手机丢到一边,捂住眼睛。
他想象了一下轰对着他说“我喜欢你”的场景,只觉得脸颊的热度蹭蹭往上窜,紧接着又突然沮丧起来。
自己大概是要做好苦上一辈子的准备了,他望着窗外的星星,默默想到。
毕竟,“轰同学喜欢自己”什么的…….
 
怎么可能呢。


——TBC——

【轰出】礼物清单

截止2017.10.8的所有文都整理在这里啦

会有贺文放出的,只是不在礼物清单里~

轰出日快乐!

 

已完结短篇

*原作向(15岁)

恋爱观察报告

探病

园游会

stalker

暗恋六宗罪

*原作向(25岁)

屋顶告白

契可尼效应

名字

夜宵

*敌人个性助攻系列

恋爱幽灵

蜜月套房

拇指男孩

*其他paro系列

狼久与小轰帽

正中红心

流言蜚语

报恩

 

连载中

*同居系列

同居三十题一-三

同居三十题四-六

同居三十题七-九

 

*HP paro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阳光洒满了摩金夫人的长袍专卖店

 

*驯龙paro

不知道为什么链接放到这里会挂,感兴趣的宝宝们可以手动翻主页~

 

 

以上,祝大家吃粮愉快,新的一年也继续爱着轰出!